人們對於美麗花朵的愛好與迷戀,大概是自從有人類文明就已經開始了。不管是在古埃及、古希臘、羅馬帝國、或是早期的華夏文明,花的應用在各個文化及民族裡幾乎都是共通的。人們用花來表達感謝、祝賀、愛意,或是歉意。不管是面臨生、老、病、死的哪一個階段,花朵都有它深遠的含義與價值,可被用來作為情感的溝通語言,甚至是高級香水及精油的原料等。

在十九世紀英國的維多麗亞時代,花朵的意義隨著「花語」(floriography)的出現而被帶到了另一個高峰。不同的花種被賦予了豐富的訊息,例如紅玫瑰代表了浪漫的愛、紫色鬱金香代表了忠貞、白色百合花代表了純潔、紅色康乃馨代表了溫馨親情,或是黃色月季代表了歉意。小花束(Tussie-Mussies)的花禮贈送變成了當時的時下流行及重要的傳統。不論是莎士比亞、珍奧斯丁,或是夏綠蒂及艾米莉·勃朗特,也都把花的語言豐富地用在他們的時代巨作之中。

美中不足的是,花朵的綻放及美麗的維持卻是無法長久的,最終面臨花瓣的凋零總是不可避免。因為這個美麗的迷戀,從遠古的文明裡,就可以看到人類已經開始試著利用智慧來克服花朵的期限。從古埃及金字塔裡所發現的乾燥花,到了20世紀的冷凍乾燥花技術,雖然歷經了數千年的時空,花朵的保存只能做到外型的維持,卻無法做到保持住它們的自然觸感及色彩。隨著科技的快速進步,這個侷限終於在20世紀末得到了重大突破。

時間來到了1970年代後期,當時位於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大學以及德國的柏林大學正在共同研究如何延長鮮花在被剪下後的保存時間,甚至讓花瓣不會凋謝的技術。經過了將近十年的投入,終於在1986年得到了令人振奮的結果。隨後,設立在法國的Vermont公司在1991年取得該專利,並在南美洲的厄瓜多設立工廠試產不凋玫瑰花。

不凋花的製程關鍵在於利用保存液取代鮮花中的水分,而讓花朵的纖維可以維持濕潤及柔軟,同時讓花朵的色彩可以被長時間的保存及觀賞。讓花朵永生的魔法因此誕生了。

從1996年開始,位於厄瓜多的Verdissimo,以及位於哥倫比亞的Florever開始進行不凋花的量產及銷售。由於厄瓜多與哥倫比亞的地理位置處於赤道,全年的氣侯都適合玫瑰花的成長,因此可以不間斷的生產不凋花。此外,Vermont也在肯亞設立了處於非洲的生產基地。目前不凋花的主要品牌除了Verdissimo和Florever之外,還有Primavera以及Amorosa。後來,不凋花的保存技術也被應用到綠葉植物上,而在法國、西班牙等一些歐洲國家開始進行生產。

到了2003年,日本發明了可以更簡單製作不凋花的保存液及方法,導致更多製造不凋花的廠商開始出現,也讓不凋花的應用在日本市場迅速的發展。至今,不凋花的發展已經擴展到南非、澳洲、紐西蘭、台灣、南韓、中國等國家。

如今,不凋花在台灣的發展也有幾年的時間了,但進口不凋花的高成本及高單價對台灣的民眾來說,還仍需要一些時間適應,也得等待市場更加成熟來瞭解不凋花的優點及經濟價值。

作者:森林漫遊 Shanti Chen
著作權所有 © 2016 森林漫遊
未經許可轉載必究